10年跃迁,这家出海公司如何兑现数据时代的智能化发展路径

摘要

本文地址:http://www.uediu.com.cn/news/237059
文章摘要:10年跃迁,这家出海公司如何兑现数据时代的智能化发展路径 ,四清六活猎猎玉帝,流水高山到货龙虾节。

创业维艰,赤子城经历过至暗时刻,从营收仅 14 万的公司到规模化盈利,俨然是出海企业中的典型代表。

即将迈入创业的第十个年头,刘春河回顾一路摸爬滚打的过往,把每次的精准命中谦逊地看作「歪打正着」。在国内,尚有很多人不了解这家企业,但它正在实时影响着数亿用户。我们浏览的内容,看过的广告,背后都有一条线索直指赤子城这家企业。

刘春河正是全球化 AI 创企赤子城的掌舵人,「三元桥合伙人」之一。赤子城总部位于北京三元桥,刘春河说「城」里的每一位「赤子」都是「三元桥合伙人」。

赤子城创始人兼 CEO 刘春河

他无法记清公司至今辗转过多少地方。在过去 9 年里,赤子城的办公地至少变更过 12 次。创业维艰,赤子城经历过至暗时刻,2013 年全年营收仅 14 万,而后依靠 AI 技术和全球市场实现规模化盈利,成为国内出海企业的代表之一。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对赤子城不了解。随着国内 B 端业务的开展,它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出海企业。从早期的产品出海,积累超过 6 亿的海外用户,再到如今人工智能布局全面开花,十年一轮回,直觉告诉刘春河,赤子城已经具备成为全球头部公司的潜质,绝非戏言。


保持「极端」

做一家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公司,是驱使刘春河创业的初心。2009 年,还在北京邮电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专业读研二的刘春河,于学校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里,写下「赤子城」三个字。这就是赤子城成立的故事。

在 2012 年之前,赤子城的业务是计算机编程培训,「程序猿」刘春河既是「校长」也是主讲师,他和另外几名伙伴为在校大学生讲授编程课程:PHP、前端、安卓等等。后来,这些学员中,有一批人加入并成为如今赤子城的资深级员工。

2012 年,适逢移动互联网的又一波浪潮,智能手机市场正在快速崛起的年代。刘春河看到了国内移动互联网的一枝独秀,发展速度超过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领先海外各国 3-5 年。为了规避国内巨头垄断的竞争态势,技术出身的刘春河决定带领公司出海。

起初在产品选择上,刘春河仔细分析来自美国和以色列产品的数据发现,手机桌面是高频使用场景,而且符合推荐引擎的基本使用场景。「如果不是高频场景,算法就无法得到反馈」,渴望落地 AI 技术的他当即决定,要做一款不一样的桌面应用。

刘春河告诉北京快乐8官网,当时绝大多数的桌面产品把重心放在了「美化」上,仅能提供换皮肤、换壁纸的功能。虽然当时靠自然流量,能够引来数量可观的用户群,但很快就会陷入增长停滞和留存锐减。若要打破这类产品的惯性思维,就要把产品打造成流量入口,保证产品差异性。

2013 年 3 月,赤子城上线了 Solo Launcher1.0,其遵循贴近安卓原生、免费的原则,速度比其他产品快 20%-30%。在无任何推广渠道和成本的情况下,Solo Launcher 在上线第 3 个月,种子用户就突破百万,迅速受到海外用户的青睐。

赤子城把 Solo Launcher 打造成了内容分发平台,成为「连接用户和信息,连接用户和内容的入口」,为用户提供新闻、短视频、段子、小游戏、生活服务等内容,在应用背后,运行了一套算法机制,个性化推荐大大提高了用户留存和使用时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外第一波人口与流量红利已经过去,加之安卓系统的优化完善,让早期手机桌面显得不合时宜。其实,他早在 2015 年就断定,纯移动工具类产品必死无疑,且第一个倒在断头台下的产品就是手机桌面。「一方面是因为系统会越来越优化,进而不需要那么多缝缝补补的工具。一换机用户就流失了。另一方面,真正好的产品是云管端一体化的,而且是千人千面的,不是工具,而是一个推荐系统」,刘春河认为。

这不是狂言,后来国内很多出海企业拿出的产品还是同质化的手机工具应用,在国外市场接连受挫,摔得鼻青脸肿。那些鲜活的负面案例佐证了他的判断。

不过 Solo Launcher 余温不减,反而曾一度占据 Google 应用商店榜首。继 Solo Launcher 之后,赤子城开始从单一产品拓展为 SoloX 产品矩阵。2016 年 12 月,累计用户超过 6 亿。目前,SoloX 已经包含有 40 多款产品,涵盖了手机个性化、安全、杀毒、音乐、娱乐、健身、美容、摄影、休闲游戏等类别。

「保持极端是创业公司的最大红利」,刘春河十分笃定地坚信至今。这一信条也被纳入到赤子城的价值观中。这种极端不是言语上的大放厥词,而是基于正确判断后的绝对坚持。「做 AI,做入口,不做工具」,在当时完全与主流背道而驰。若不是坚持产品推陈出新的产品理念,绝不会有赤子城的今天。


「一核四用」

现在回看,赤子城是早期抓住机会并做到平台规模为数不多的出海公司之一。

对于技术驱动的赤子城来说,场景应是前置于技术实践的。移动端工具类产品大获好评之后,赤子城欲把盘子做大,毕竟抗风险还要靠 To B 业务。故此,赤子城把产品线做横向延展,打造更大的生态。

刘春河提前察觉到「后移动工具时代」,内容和服务领域在存在着广阔机遇。凭借 SoloX 数亿用户规模的流量池,赤子城先天具备了数据优势。有了数据,人工智能是互联网公司的必然路径。

在商业化方面,刘春河的目标明确:除 SoloX 的广告收入外,赤子城要靠人工智能赚大钱。

上来首先是先找场景。经历移动应用出海的沉浮后,刘春河能切身地体会到互联网创业团队的痛楚:明明做出了很棒的产品,却苦没有很好的推广和获客渠道,导致收入不佳而濒临解散的困境。而一些「黑心」渠道商自吹自擂,致使广告作弊,虚假流量滋生的现象层出不穷,令广告主苦不堪言。

这些长久淤积的痛点,是赤子城涉足广告服务的商业价值所在。从 2014 年,赤子城开始探索自有产品规模化变现。次年,赤子城越过生死存亡线,初步实现盈利后,遂推出基于 SDK 的 SSP 变现平台,帮助海外上千款移动产品变现。彼时,赤子城旗下 SoloMath 广告服务平台的雏形已现。

赤子城把 SDK 压缩得非常小巧,集成相对简单。凭借 SoloAware 及自有 DMP 平台实现精准定向,通过海量数据沉淀、场景化智能大数据分析技术以及 SoloX 移动产品在海外推广和商业化的经验,帮海外品牌和企业获取激活优质用户。

2017 年,SoloMath 开始布局程序化广告,并于今年 1 月正式发布程序化广告交易平台 SAX(SoloMath AdExchange)。其将人工甄别改为机器识别,降本提效的同时,有效整合了不同类型的流量资源,提升长尾流量价值,满足多种投放需求。在投放前,SoloMath 会对流量做出 11 个 level 的层级评价,匹配不同广告主的需求和预算,并通过甄别虚假流量、无效流量,完成初步的反作弊工作。

通过本地化精细运营,SoloMath 目前已覆盖全球超过 10 亿台终端,日承载广告需求可达 50 亿次。无论是 CPM(千次展示成本),还是 ROI(回报率)都显著改善。SoloMath 已成为赤子城营收中的重要部分,与此同时,SoloMath 反哺到 SoloX,自有新品也是受益者之一。

今年 8 月,赤子城战略控股了国内人工智能内容电商服务平台「有点内容」,推出内容电商新业务——SoloBuy。它以「有点内容」为基础,定位于?工智能技术驱动的内容电商服务。在 SoloAware 的技术加持下,SoloBuy 单日可自产上万篇高质量电商文案,如果说一个人日产最高十篇优质文章,那么这个总数量就相当于一千个人同时撰写,直接触达有购物意向的目标?群,深度合作平台包括淘宝、京东、头条等。

「内容电商拥有千亿级的市场量,也是 AI 技术非常适合落地的领域」,刘春河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有两个技术方向值得追逐,一是改造生产力的技术,二是改造生产关系的技术。」现在来看,AI 便是改造生产力的技术,因为 AI 可以使生产效率大大提升,它会让电商这个赚钱的行业变得更加赚钱。

另外,经过 3 年多的研发论证,赤子城发布了多模态的多源异构人工智能感视觉感知平台——SoloEye。作为人工智能最核心的技术之一,视觉智能也是团队一直以来重视的研究方向。

SoloEye 适用于多种无人场景,提供视觉感知、决策、交互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并计划在明年,推进 SoloEye 在多种智能场景的落地和进化。

在识别方面,SoloEye 开发了「红外/可见」智能识别模块,集成高精度热成像传感器和 4K 可见光传感器,可同时录制、传输热成像与可见光影像,能与多种主流无人机平台无缝结合,在严苛环境下也能够稳定工作。

在智能跟踪模块,SoloEye 采用小型化、轻量化设计,适应高速机动平台导致的图像仿射变换,以及目标平移、缩放、旋转、局部遮挡及光照变化。

算法方面,SoloEye 的 AI 识别算法,具有灵活的可编程性,可对目标进行实时检测、识别和跟踪,也可将 GUP 训练的算法迁移植入,实现边缘计算。

至此,赤子城「一核四用」的产品架构已然明晰,即以 SoloAware 为内核,赋能于 SoloX、SoloMath、SoloBuy、SoloEye 这四大应用场景。


「进化」而非「转型」

如何定义赤子城,对于刘春河而言,这一问题不那么重要,却又十分棘手。随着企业规模扩张,进入大众视野后的第一印象固然重要。从专注出海到回归国内,由 2C 起家到 2B 发力,业务权重的调整,看似复杂多变,实则是赤子城进化的历史节点。

「我们从来没有过战略转型」,刘春河反复向北京快乐8官网强调这一点。他解释称,「出海」只是赤子城长时间以来的商业化标签,而人工智能技术才是自始至终的核心战略。无论是早期编程培训,为赤子城储备了精干员工;还是构建 SoloX 产品矩阵,体现算法「千人千面」的产品特性;亦或是向 to B 业务发力,将触手伸向国内市场,AI 技术始终贯穿了赤子城的产品线,成为技术驱动的重要命脉。

说到底,形容赤子城是一家全球化互联网 AI 企业最为确切。「全球化」是它与绝大多数 AI 创企的本质区别。

赤子城推崇花名文化。在赤子城,花名是古今中外随便起。刘春河说:「一般公司有两种称呼,一种叫『总』,一种叫『哥』。第一种容易陷入官僚主义,而第二种又容易陷入江湖义气。」刘春河花名「仓颉」,大家都叫他「仓老师」。而每间办公室又以河流来命名,刘春河的办公室挂牌「西西里」,这是他最喜欢并且想去的地方,犹如精神高地般的存在。

赤子城的融资进程止于 2016 年 5 月,其实自 2015 年下半年起,规模化盈利让赤子城的财务状况保持健康稳定。享受闷声发财的同时,刘春河也更加精打细算。他不愿烧钱投入,更不愿被风口和资本牵着鼻子走。谈及下一轮融资,他表示目前现金流很好,暂无明确计划。

关于上市,刘春河认为这不能被看作是创业公司的终点。他说,当创业公司上市成为新常态,往往沦为企业发展的一种募资手段。上市与否都是公司业务层面的事情,未来的组织形态未必非得通过上市来实现募资。

赤子城的战略投资围绕全球化和人工智能两个方向。最早在 2014 年,赤子城的团队还只有二三十人,资金还非常有限的时候,就大胆投资了重庆的一家 AI 公司——重庆小世界。2015 年,赤子城投资了海外最大的天气软件——琥珀天气。刘春河透露,赤子城为此不惜关闭了自有天气软件 Solo Weather。对此,北京快乐8官网:刘春河解释为「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除了直接操盘赤子城的战略投资,刘春河还是大航海基金的发起人。他与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共同发起了这一基金,一期基金的资金规模为 1 亿元人民币。依靠赤子城的全球流量入口优势,大航海基金可以发现移动出海赛道上的优秀项目,还可以成为出海公司的战略协同方,助推项目拓展海外。目前,大航海基金已经投资了「印度版分期乐」Krazybee 等明星项目。明年发布的二期基金,资金规模降提高至两亿,并会考虑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公司。

作为投资人,他不相信风口;作为创业者,他擅长把握机遇。下一个十年,刘春河能否带领赤子城实现伟大公司的愿景,关键要看核心技术的底层研究和落地应用。覆盖全球 10 亿用户,向他们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同时兼具商业价值,会是赤子城接下来 3-5 年的目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扫描二维码详细了解 thinkplus 高效能方案

我们将那些改变了世界和历史的商业势力称之为「酷」,而我们更愿意相信那些即将决定未来世界的公司一定会做到「更酷」。北京快乐8官网同 ThinkPad 一起,推出酷公司 100 计划,并提供给未来的「酷公司」们 thinkplus 高效能方案,助力企业高效成长。让「酷公司」更加有力,让他们成为我们对未来世界不可或缺的美好想象。


最新文章

北京快乐8官网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

幸运农场最新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图感觉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河南快三奖金
3d开奖结果今天 时时彩平刷绝不连挂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79期 时时彩后一7码必中技巧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上海快3两同号推荐预测 浙江体育十一选五 网上有人说带你买彩票
上海的时时乐中奖号码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为什么时时彩先赢后输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